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美文随笔

【阅读悦读丨散文】廖伦涛《我的知青岁月》

2018-07-11 21:33编辑:3gpsms.com人气:


五十年前,我国各地1700万城镇知识青年按照毛主席的指示,远离父母亲人,从家乡出发,开始了历时十年之久的上山下乡运动。其规模之广阔,声势之浩大,影响之深远,在中国历史上属空前绝后。他们历尽千辛,把血汗留在了那片苦涩的田野上,把青春奉献给了共和国最艰难的岁月,他们的一些伙伴,甚至把生命也留在那片苍茫的土地上。他们,有着一个共同的名字,那就是知识青年!

——题记

伴随着滚滚的“知青”洪流,1971年秋,尽管我只有小学文化,也被列在“上山下乡”名单上。临别的早上,北风呼啸,寒冷异常,心里却直嘀咕:这一夜之间,一个城里人就成了乡下人,去后还真不知未来的人生怎样;也不知究竟今后还能不能回城。临行时,实在难舍难分,父母早兄妹也是眼泪花花。

那时,天空昏浊,黄沙漫天是冬天常见的情景,既便无风,也总有无数尘埃飞在半空中,欲坠不坠,构成了天空最苍茫的底色。此情此景,恰似我荒芜的心情。我下乡的地点,叫黄泥井,在四川盐亭一个最偏远的大山区,条件十分恶劣。大山深谷,土地瘦削,水田极少,全靠杂粮、粗菜过日子;卫生也差,随处是团团粪便和绿头大苍蝇;住的是土坯房和茅草屋,偶尔有一两处象样的瓦房,那便是大祠堂,用作生产队的保管室;深沟两边,参差竹林下,住着几十户人家,共两百多人。

这里山高水高,家家户户吃水是把竹子掏空,自上而下连接起来引入的清亮山泉水。柴禾倒不缺。青青水草旁,溪水顺沟而下,在低洼处形成了一个较大的积水凼。这个凼窄的地方,潺潺作响,搭上几块石头,便涉足越过;宽的地方,像一泓深潭,晶莹碧透,清澈见底。妇女们常在水边打情骂俏,淘菜洗衣,她们一敲一打,水波荡开,一圈过去,一圈又过来;一抬头一弯腰,胸前那饱满的颤动持续,使这个宁静小沟获得了内在的动感和节奏。

世居在这个偏僻山村的刘氏后裔,成天往来于这个沟渠两边,借着月光艰难地一行行阅读着故乡这部祖传的古老书籍。他们无论在外做事也好,躬耕也罢,也不论走多远,深知这方水土,就是他们的梦,他们的命,他们的根,在一年一度约定的日子,都会像恋巢的燕子一样汇聚于家祠,为列祖列宗烧一炷香蜡纸钱。

社员全靠挣大寨工分,一个全劳动日是十分,才三四角钱, PK10计划,一个大男人干一天得八九分,一个妇女只能挣到六七分,全年下来,不少家里还要超支。由于条件太差,姑娘纷纷外嫁,而那些家境太穷和“出身不好”的男人,却成了“老光棍”,成天心急火燎。当然,也有人常为“牛踩了麦子,羊吃了青菜”、“鸡打鸣早了,猪叫伴迟了”而争吵和烦恼。好在,天地大德,山里人坚毅勤劳,真实仁厚,会熬日子,让情爱刻骨,他们在累过、哭过、苦过之后,又把种子抱在胸前,把冀肥挎在臂弯,把自己所有的汗水、思想、情感播向那遍布荆棘、乱石横生的土地,精心种管,天天期盼,让它有最好的收成;哪怕是一个瘦弱黑黝的女人,黑灯瞎火里,一气生下五六个娃,也照样素面朝天,省吃俭用,把他们拉扯成人。

我的“新家”四壁空空,是下去后,生产队将原来的一个已经有好多年没住过人的大茅坑,一阵用石头填了,撒上些干土,墙壁几抹石灰就成。一间房子一隔为二,一间做厨房,一间做寝室。没有厕所,解便都不方便。我的全部家当就是一个铺盖卷,一床蚊帐,一个洗脸盆和纸箱里装的几样换洗衣服。当然,《毛主席语录》和几本样板戏书,一只竹笛、一个口琴、一把二胡,是走到哪带到哪。

在屋前斜坡上有株油桐树,巳光秃秃地剩下枝干;几笼慈竹,修长挺拔,泛着幽光,如青玉一般;阶前的丛丛荒草野苗,在寂蓼的时间里,在昏黄的夕光里,横斜杂乱,不识滋味地疯长。

小屋虽小,能避风雨。向上远望,是苏家山一大片隐隐约约的梨林。在那个苦极了的年月,似乎只有它还能给人带来点小小的盼望和欣喜。

清晨,雾气沉沉。山村则是一头酣睡的狮子,惟有乡村的牛,才能踩响它最疼痛的神经。只要这狮子一醒,乡村的牛就永远不知疲惫地耕田犁地、推磨拉碾。

下乡后,我最不习惯的是农村吃饭“连台下”:要出早工,10点过才吃早饭;中午饭要下午2点过才吃;晚饭要等到天黑8、9点。有的人家为了节省,在冬闲还干脆一天只吃两顿饭。刚下去,我煮不来饭,温水就下面,玉米粥也成了砣,闹了不少笑话。还清楚记得,头天干活是跟在牛屁股后面拣红苕,这时,风寒霜重,沉寂的泥土被犁头一浪一浪掀开,冒着热气,散发着清新之气,一嘟噜一嘟噜的红苕,浪花般翻涌出来,大朵大朵的,恰似红色的花朵。这时,牛是弓着背的;犁也是弓着的;庄稼人的背也是弓着的。不出一个两个钟头,红苕倒拣得大堆小山的,可下午两点过还不收工,头都饿晕了,腰也难直,汗不断地淌,一没站稳,就重重摔在了地上。

(来源:优美文章)
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已推荐
0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,转载请必须注明中,http://www.3gpsms.com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